抓住那狗日的诗人

抛锚一种思想,我就是你忠实的读者了

尘世间没有告诉自己,我无法在朝着晨曦走去

徘徊或者说活在尘世的边缘

我早已不再是真实的表演者了

只是看客,是屋子转角的那一棵沿着篱笆生长的梧桐或者错位的橡树

信仰者,蜗居成聚会的蚂蚁,密林里自由群裸


时间并不休闲,夜晚的宁静其实是一场来自内心的争吵

人兽胜过一场风暴

相似多嘴的乌鸦,长河里,游荡着残渣、泡沫、粉刺

走夜路时才不会忘记脑是神经的信使


夜的呻吟与嘶叫,掺和这鬼的呢喃与私欲

巷口深处高喊:抓住那狗日的诗人

把豺狼送到审讯室接受训教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5.12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海口


评论
© aobean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