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雨

 

再会朗西:

 

你做了一个梦,浸湿了的空船,浓烈的花,低矮的木房,风干的鹅卵石路,不相干的路人,柔软的絮语,漂浮的黄昏,呼吸的河流。你忘了梦中的自己在什么地方,河畔那片永远温暖的绿草上?街道拐角处的长椅上?杂货店里挑玻璃杯的人?还是,路人中惟一一个知晓梦境的?

你不记得了。在一片烟海中被黄昏唤醒,这是第几次短暂的睡眠延伸到了午后。你感觉满脸发烫,你推开门,打开窗,进浴室,冲澡。终于安静下来。你开始想着即将开始的期末考试,还未来得及复习。于是夜晚来到自习室,时间总是太过容易被忽略,在你复习矩阵的时候,你仿佛一个多余的标点符号,在起伏不定的数字中被推搡,缓过神来两个小时已经过去。

你决定休息。

倒扣数学书,取出耳机。凝滞的蓝色,你喜欢这种柔软而又坚硬的色彩,小时候的橡皮泥,有这种颜色,你记得清楚。耳机里传来雷暴和落雨的声音,自习室的灯光似乎一下子暗淡下去,再暗一点,好迎合这难得纯净的声音。

你觉得自己被掏空了,只剩下透明的空壳,雨声灌入你的身体中,你感到清凉,甚至觉得不再口渴。像一个玻璃瓶底部的化学燃烧被纯净的水静静熄灭。即便是趴在桌子上闭着眼睛,也透过自己的身体看到教室的墙壁在迅速地瓦解,崩毁。墙外的那片人工小湖和早已无人打理的芦苇地,都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环绕的山。晴朗的夜晚,也是暗光的天空,有无数细微的水珠在天空凝聚盘旋成无数云朵。你撑开伞,你穿着凉拖,走出去。

雨越来越大,地面上形成溪流,漫过你的脚踝。零散的雨滴附着在赤裸的皮肤上,你踩着不停生长的草地,你迎接着潮湿的大风。你像一幅水墨画,一点点地在大雨中褪色,消失。你真的觉得自己要消失了。雷声不再可怕,它让你愈发清醒,困意全无。

你是醒着的,还是睡着了?

你有看到环山有新的水谷,即将冲刷你脚下的土地。你不想逃离。

你是睡着了,然而山雨尚未到达,河水却已开始喘息,空船里开出花来,你从岸上跳进愈来愈高、愈来愈远的船,要去一个不知道的远方。

啊,原来,梦里,你就在船里。

 

评论
热度(10)
  1. 瓶晓晓的博客再会朗西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aobean再会朗西 转载了此文字
© aobean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