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区域农产品品牌

孤愤

风雨大作,欲眠眠不得


听起西风三更雨

倚窗犹寻半天星

野坟孤鬼泣子夜

繁音寒影震雷霆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丙申年 杭州


抓住那狗日的诗人

抛锚一种思想,我就是你忠实的读者了

尘世间没有告诉自己,我无法在朝着晨曦走去

徘徊或者说活在尘世的边缘

我早已不再是真实的表演者了

只是看客,是屋子转角的那一棵沿着篱笆生长的梧桐或者错位的橡树

信仰者,蜗居成聚会的蚂蚁,密林里自由群裸


时间并不休闲,夜晚的宁静其实是一场来自内心的争吵

人兽胜过一场风暴

相似多嘴的乌鸦,长河里,游荡着残渣、泡沫、粉刺

走夜路时才不会忘记脑是神经的信使


夜的呻吟与嘶叫,掺和这鬼的呢喃与私欲

巷口深处高喊:抓住那狗日的诗人

把豺狼送到审讯室接受训教...


半尺台

倒头埋下的春天

走出的河流

 慌张掠过半尺台

埋葬着属于过去的

 补天遗落的五彩石


 半尺利刃剜出的英雄

凝重的头颅平行着地平线

目光的影子来回斑驳在破旧的墙上

犹如你枯槁的手鞭挞着欲望撑起天堂


循入天穹那扇洞开的门

在边际

掩去了太阳的艳丽

背影镀着太阳的印象


拄着长戟 ,踏缶而歌

骷髅

在半冷的山间哀号


无尽的愤怒阻断所有的风声

把所有的土地浸染上你旗帜上的色彩

所有的山川     所有的河流

都渲染...

1 | 4
© aobean / Powered by LOFTER